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活動公告.哈拉打屁.網站建議.....嗯!任何不違背善良風俗的,歡迎大家到此一留,盡情揮灑,喜怒哀樂.經驗.悸動.....都可以喔

版主: 老烏鴉, yp, 鄭博元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五 1月 17, 2014 2:30 am

由於我的遊記又破又慢,終於引來大蛇出洞~~~大師荷馬按耐不住出手了!!他在臉書開始連載"老爹們的南二段",妙筆生花,才氣橫溢,搭配精美照片,這豈可只供小眾欣賞?所以蒙他允准,轉載至523留言版分享大家.敬請期待後續文章.....
最後由 老烏鴉 於 週五 1月 17, 2014 2:43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五 1月 17, 2014 2:40 am

Homer
平 凡 之 外 的 旅 人

老爹們的南二段,之一

圖檔



零下十四度

那一天下午天氣越來越冷,本來下雨,之後在雨中夾雜一點冰霰,我們的衣服幾乎全濕,冰冷的雨水和身體熱交換,大家都直打哆嗦。四周雲霧迷濛。我們剛走下轆轆山頂,這晚的營地是一個草原鞍部。可以下切取水,但是顯然今天不用取水,我們已經承受太多水了。

今天的風從西邊吹過來,因此我們在避風的山脈東側紮營,阿吉、翔立和我睡一頂帳篷。

夜裡,風雪越來越大,帳篷、睡袋,以及所有能濕的都濕了。天色漸亮,我們三人覺得在帳棚裡無法呼吸,只好用力喘氣。實在不行了,醒來,翔立看一下溫度計,法克,零下14度。

帳篷的營柱斷了一根,整個帳篷變得歪斜擁擠,我們拉開帳棚的門,法克,根本沒有出路,昨晚一夜大雪,整個帳篷被雪埋住了。我們挖開門前的雪,爬出帳篷,開始從雪中挖出裝備。前面是雲峰,風雪可能更大,而我們已經無力向前,撤退吧!

十幾年沒見到阿吉和翔立,那時同生共死的好夥伴現在不知如何!

南二段的呼喚
圖檔


11月,我留了一周時間給好朋友 LY 和 Judy,答應帶他們上嘉明湖。沒想到安兄在同一時間提出一個活動,中央山脈南二段;我心裡很掙扎,要參加嗎?一個熟睡的夜裡我突然醒來,聽見一個聲音在呼喚我,我知道那是南二段的召喚。山在呼喚我,我必須回去;有些事在哪裡發生,要回到哪裡才能解決。醒來,我打電話給安兄,留一個名額給我。

出發

2013年第三、四季我的工作全部滿檔,每天東奔西跑、四處飛行。11月17日南二段要出發,我一直工作到11月16日,當天晚上才回到台南,隔日整理裝備,搭高鐵上台北和大家集合出發。

人生總是有取捨,為了要爬山當然會犧牲一些工作,端看價值觀的方向。

11月18日搭車前往向陽,一早就從登山口出發。

第一天:登山口–>向陽山–>嘉明湖小屋
圖檔

從登山口到嘉明湖,以前是沒有小屋的。我第二次造訪南二段時,已經是20幾年前的事,第一天晚上就在嘉明湖畔紮營。

那一趟和誰一起,應該是劉文章和陳毓萍,應該是?其實我忘了。

那時是我體力和登山能力最好的時候,我記得那一次的第一天尚未上稜線就開始下雪了,那天有好幾個隊伍要到嘉明湖,在路上紛紛被雪所困。大家都計畫晚上抵達嘉明湖紮營,結果當我們抵達嘉明湖紮營之後,就沒有任何隊伍再來,當時嘉明湖畔沒有水鹿,清澈的湖水旁只有我們三人。下山後才知道其他隊伍有在雪地迷路的、有體力不支的,通通在路上緊急紮營或是撤退。

那時年輕,體力和經驗很好。登山對我而言是一種成就的體現,其他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在走完南二段的隔年進入職場工作,我一直這樣認知自己,「我和別人不一樣。」這是登山帶給我的自我概念,也因為這樣的自我概念,幾十年後的今天,我徹底和別人不一樣。

11月18日的黃昏,太陽下山後氣溫越來越冷,山徑上剩下安兄和我在拍照。
圖檔

現在登山不再為了建立和他人不同的傳記體自我,而是和朋友一起,拍照、喝酒、抽雪茄、烤營火、唱歌,以及天南地北的鬼扯;50歲的人生,這才是最難得的享受。

第二天:嘉明湖小屋–>三叉山–>嘉明湖–>拉庫音溪山屋

11月19日,陽光普照的一天,我在路上慢慢走。

老烏鴉和鴉嫂
圖檔


路上遇到老烏鴉,我答應在夫妻樹下幫老烏鴉學長和鴉嫂拍合照。老烏鴉是523登山會的重要精神領袖,他總是不計代價支持 523,但是對自己卻省得要死。在老烏鴉身上看不到像樣的登山裝備和服裝,尤其是史前動物(長毛象和始祖鳥)。每年老烏鴉會大手筆花費在他的山中小屋設宴招待 523 會員,凝聚 523 老中青世代的向心力。而老烏鴉和鴉嫂的感人愛情故事也像三叉山的夫妻樹,一直在山上陪伴我們這麼多年,讓我們看到523的模範婚姻;我是說相較於我自己不模範的婚姻啦。

大嘴巴
圖檔


大嘴巴總是在那裡,是個穩定而讓人心安的登山夥伴。現在,大嘴巴也50歲了,但是體力依然很好,和大嘴巴一起爬山,總是讓人安心。

賴桑
圖檔

賴桑並不是這次南二段隊員,但是在八馬民宿聽到嘉明湖避難山屋缺水,決定協助我們挑20公升的水上山。20公升水就是20公斤,對一般人而言這可不輕。揹水到嘉明湖避難山屋後,又決定和我們一起到拉庫音溪小屋過一夜,隔天再回台北。沒寫錯,賴桑決定從拉庫音溪趕回台北。對許多人而言,上嘉明湖就是挑戰了,賴桑卻願意為朋友揹水來回。這就是 523 最值得的事情,友誼;和朋友一起,拍照、喝酒、抽雪茄、烤營火、唱歌,以及天南地北的鬼扯,哈哈!

拉庫音溪(阿雄&斗笠)
圖檔


那一年住在拉庫音溪時,感覺南二段是簡單而熟練的事情,整個登山過程像莫札特一樣流暢,我們只有三個人,晚上用很快的速度搭帳篷、煮飯、清理鍋子,然後就寢。

今天完全不同,大家拍照、喝酒、抽雪茄、烤營火、唱歌,以及天南地北的鬼扯,晚上煮一大堆奇怪的食物,留下很難清理的鍋碗瓢盆,這並非我所好,但是,這就是和朋友在一起的快樂。
圖檔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安兄 » 週六 1月 18, 2014 10:06 am

一樣的南二段,不一樣的心情故事
光光是看老烏鴉和荷馬兩位的「南二段」大作
就覺得我這個領隊當得真有價值啊 :D
「我下山,很可能很快喪失自己;所以,我必須上山,站在更高的山頂上,找回自己。」----台灣泰雅族頭目勉勵族人的座右銘。
安兄
Site Admin
 
文章: 646
圖片: 10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3:16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日 1月 19, 2014 12:41 am

安兄:你這個領隊當之無愧!

荷馬文章就是喜歡炫耀他的照片,一下子就放上十幾張,害我張張都要花時間去轉換至我的相簿再轉貼上留言版.....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日 1月 19, 2014 1:09 am

老爹們的南二段,之二

圖檔
是登山隊,不是登山社

大學畢業後回台南,很快就覺得不適應,回到台北找工作。頂著政大社會系畢業的光環,根本沒人要用我。同系同學們都去考公務員、小學老師,或是繼續念研究所,沒有什麼人有好工作。找了四個月,都快要斷炊了,好不容易有一個機會到 AIA 就是當時的南山人壽面試,職位是 HR 訓練辦事員。

面試那天,人資單位副理(人資最高主管)問我,你政大畢業的?我說,是啊你在大學參加什麼社團?我說登山社。沒想到人資副理斥責我說:「是政大登山隊,什麼登山社!」我趕緊解釋,因為大家都以為登山社,我只好說是登山社。

人資副理接著問:「你爬過那些山?」我一一招來,顯然副理聽得很開心:「學弟,我在學校是擔任過登山隊隊長。」

呵呵,接著我們天南地北聊開,聊到老鞏,聊到山歌教唱,聊到登山的種種;幾個小時很快過去了,最後學長問:「什麼時候可以來報到啊?」可是,學長大人,我們都沒談工作內容咧,其實根本沒面談….

就這樣,我找到台北的第一份工作,開始展開人力資源、講師、顧問的職涯歷程。

黃志中學長是我工作中第一個貴人,我的第一份工作不是因為社會系學歷被錄取,而是因為登山隊;從此我總是說自己是政大登山系畢業。

和黃志中學長一起工作是我職涯中最快樂的時光,學長總是說,學弟嘛,不照顧你照顧誰。

第三天:拉庫音溪山屋 南雙頭山 雲水山 轆轆山屋

今天的行程很長,預計要走11個小時,領隊安兄有點擔心大家的腳程,要大家4點摸黑出發,以便早一點抵達山屋。在昏暗中啟程,嚮導林聰走前面,因為一片漆黑走錯一點路,變成我走在前面。在漆黑中走前面並不容易,必須謹慎找路,還要注意後面隊員是否跟上。

上稜線時天空開始微微亮起,身後的晨曦不斷變換色彩,點妝出新康山萬種風情,絢麗景色教人沉醉不已。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走過一段溫柔稜線草坡,登頂南雙頭。
圖檔
圖檔
圖檔


為老烏鴉煮一壺熱水

從南雙頭到雲峰前叉路是一段不短的上坡,老爹們各個走得臉色發青。我今天身體狀況不錯,和安兄走在前面,早早就抵達雲峰前叉路;我們兩個不攻頂,幾十年前就去過了。我們可以繼續前進,早一點到小屋休息;但是當然不可能這麼做,我們停下來等老烏鴉。我們知道老烏鴉今天狀況不佳(事實上他每天狀況都不佳),因此我們必須停下來等他,煮一壺熱水,削個蘋果,背包裡沉重的物品就是這些,水、蘋果、糧食,都是為自己和隊友準備的。

有一天晚上,我問老烏鴉:「這些山頭你都來過了,你現在又已經年老色衰,(大誤,是體衰);幹嘛還來走這麼拖老命的長程縱走。」

老烏鴉說「因為小楷來了、安兄來了、荷馬來了,許許多多老友都來了,有生之年不知道還有多少機會和這群朋友一起爬山,因此,這次拖著老命也要來。」

當朋友捨命陪君子,雖然我不是君子,還是一定要為朋友煮一壺熱水。

下圖:喝熱水前的老烏鴉
圖檔


下圖:喝熱水後的老烏鴉
圖檔


往南山村的捷徑上,1983,春天

1983年春天,我大一那一年的寒假,到南湖圈谷參加山隊的雪訓。我們在圈谷待了好幾天,下山那天下五岩峰時,因為大嘴婆一直很害怕,速度變得很慢,而且在風中暴露很長時間,體能消失很快。我們的行程顯然慢了很多,因此看到一條往南山村叉路時,學長們決定走捷徑下山。沒想到捷徑已經很久沒人走,異常難走,而且路程也不短。走到天色漸漸變暗時,大嘴婆已經撐不下去,失溫了。學長們決定在不可能紮營的山徑上緊急紮營,進行搶救;並且有三個學長摸黑下山請求救援。那天我留在山徑上紮營,實在很ㄍㄧㄥ。

下山求援的三個學長各個身經百戰,但是小三學長卻在暗黑的山徑中墜落斜坡下,受到一點傷,滿臉是血。第二個學長設法救援小三學長,一個不留神也摔下去,第三個看到兩個同伴都墜落,心裡慌了,不知該如何是好;就決定自己也跳下去….。三個墜落受傷的學長好不容易湊在一起,在下雨寒冷的冬夜擠在墜落處度過一夜。他們說因為擔心自己也失溫,不敢睡覺,只好唱一個晚上的歌。幸好他們在523教室的山歌教唱學了夠多的歌,才能唱一整夜保持清醒,我們可以說「山歌」救了這三個學長的命;從此,政大登山隊的人就特別喜歡唱歌,因為山歌可以在萬一墜落時拿來救命。

隔天,主隊和墜落隊都平安脫險,一個都沒少。

價值行為

這幾年經常在新聞裡看到山難消息,其中不少是因為脫隊失溫死亡。這時我就會想起政大登山隊的作風,我們從來不會放棄隊友,只要隊友有點狀況,其他人就會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和體力給予最大的協助。最近幾次爬山都有遇到那種新型態登山,就是一起登山,但是各走各的、各帶個人的裝備和糧食。如果是這樣,我寧可不爬山。

完成百岳對我意義不大,只有和好朋友一起爬山,大家同生共死,才是爬山最大的價值。

就像黃志中學長,即使在職場上,依然繼續照顧登山隊的學弟。

這是我們的傳統。

轆轆山屋
圖檔

離開雲水前叉路,我和安兄加快腳步前往轆轆山屋;這段路不近,我們走了很久才抵達。轆轆山屋前是一片短箭竹草坡,景色很美。戶外廁所少一面牆壁,讓如廁者可以靜靜欣賞這片美麗的草坡。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我想念這裡,這就是那年我們遇到零下十四度的地方,這麼多年後,我也沒想到,竟然還有機會造訪這片充滿回憶的山林。

泰雅獵人,阿雄
圖檔
圖檔

上圖:回去協助隊員揹背包的阿雄

這趟南二段,我們請好朋友獵人阿雄擔任我們的協作;聽說阿雄是某一支泰雅族的酋長後裔,童話裡稱為王子的那種人啦;又傳聞獵人阿雄的奶奶是部落裡的巫醫,所以獵人阿雄也遺傳到一些法力。

安兄和我抵達山屋時,阿雄早已經在山屋休息多時。我們跟阿雄說,後面隊友速度較慢可能會摸黑,獵人阿雄義不容辭回頭協助他們,去幫他們揹負背包。

協作並沒有義務幫我們回頭揹背包,但是獵人阿雄是朋友,是523的一員。

第三天的尾聲

因為朋友,我們才又齊聚在南二段,並且懷念那些這次沒來但曾在南二段一起奮鬥的夥伴。我們的人生總是受到這些曾經發生在山裡的友誼故事的啟發,甚至真正的得到幫助;我們年紀越來越老,但是友誼卻越來越濃。

在天堂的志中學長,讓我們為523的友誼乾一杯,我今天正想念你!
2014-01-17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安兄 » 週日 1月 19, 2014 7:34 am

老烏鴉現在貼圖的功力大增
轉載荷馬的圖文還原的如此完整
荷馬應該致上「感謝狀」一幅以表達謝意
「我下山,很可能很快喪失自己;所以,我必須上山,站在更高的山頂上,找回自己。」----台灣泰雅族頭目勉勵族人的座右銘。
安兄
Site Admin
 
文章: 646
圖片: 10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3:16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一 1月 20, 2014 2:30 am

安兄所言不為過,但為了讓更多人分享,花這些時間是值得的,,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二 1月 21, 2014 1:45 am

老爹們的南二段,之三
Posted By homer on 一月 20, 2014
圖檔
「如果沒有撼動人心的故事,登山活動將會失去它的靈魂。」,荷馬大師。
第四天,轆轆山屋 –> 轆轆山 –> 達芬尖山 –> 塔芬山 –>塔芬山小屋
讓領隊安兄頭痛的事,2013
有一件事讓領隊安兄很頭痛,那就是整個南二段的隊伍速度不一致。速度最快的一群是三個衝鋒隊,康康、游大哥、火星小土著,這三人總是衝在最前面,快 速登頂,然後早早抵達山屋;速度中等的是50歲左右的老爹們,包含安兄、老傑克、聰哥、荷馬;之後夾一個不快不慢的麵包妹;最後才是60歲以上的老爹們, 包含老烏鴉夫婦和鍾老師夫婦。有四個厲害的傢伙在第三群,一個是速度不快但是經驗豐富的小楷,小楷擔任護隊,確保所有隊友的最終安全;還有年輕的 Pony 小種馬,留在第三群協助隨時需要負重的任務;大廚大嘴巴和滷蛋只是想陪老友們慢慢走,多數時間留在第三群。
三群人離得很遠,這是登山大忌,有任何人出事可能會找不到救援,或是迷途而不知。最理想的狀況是大家可以行動一致相互支援。當兩個人相距太遠,甚至可能一人出事而另一人不知。
當安兄為此感到困擾,聰哥和我就說,就讓第一群人自己走前面,不用管他們,我們只要確保第二群和第三群的安全。安兄說:「法克,你們兩個不是領隊就這麼說,我是領隊,我把大家帶上山,就有責任把大家安全帶下山;不管走快走慢,都是我的責任。」
呵呵!
讓領隊王震宇頭痛的事,1987年
那一年安兄、荷馬、少康、王震宇等十幾人組成一支隊伍去奇萊能高安東軍,亂遠的行程,走過奇萊連峰就有隊友不支,領隊應該是李明印,陪隊友從天池保 線所撤退,領隊職務就交給王震宇。我們順利越過能高山、能高南峰,在能高南峰紮營時聽廣播卻發現有颱風逼近台灣,看來會直撲中央山脈。
聽到廣播後我們召開領隊會議,領隊會議是政大登山隊的優良傳統,在山上遇到難題時我們會召開領隊會議,集合大家的智慧解決問題。
每個山隊領隊敘述自己的觀點和判斷,當然,有人說往前,因為才發布颱風警報,萬大溪不會漲這麼快,我們有機會衝過去;有人說撤退,沿路有能高山小屋 和天池保線所,在颱風時有庇護所。依照慣例,所有領隊充分討論之後,大家沉默下來,望著領隊王震宇,因為大家屁放完了,剩下的交給此行領隊決策。
王震宇臉色一沉,想了很久,這群最擅長打屁的人頓時寂靜一段時間,最後王震宇宣布:「讓我先睡一覺再決定吧!」
呵呵!
讓領隊安兄頭痛的事,2013
安兄也循例召開領隊會議解決難題,幸好這次沒有颱風。大家很快達成共識;由體力佳、速度快的大嘴巴加入第一群,拿一支無線電對講機(以前在奇萊能安 時沒這種東西),確保第一群成員的安全;安兄在第二群領軍,掌握第一群和第三群的動態;小楷一樣在第三群,確保終極安全,滷蛋和小種馬也維持在第三群,隨 時支援落後的隊友。
令人感動的是,大嘴巴放下在後面鬼混的樂趣,走到第一群確保隊友安全;小楷一樣放棄提早抵達提早休息的權利,確保全隊最終安全。
安兄的難題顯然就這樣解決了。
兩天後,也因為這種團結和互助的友誼,讓全隊安然通過八通關古道坍方以及隊友身體不適的考驗。
讓領隊王震宇頭痛的事,1987年
隔天天亮,大家急切的想知道領隊王震宇的決定;王震宇說:「我也不知道該往前或是後撤,但是我昨晚睡覺時夢見早上醒來打開帳篷的門,見到門前有奔流大河阻斷去路,所以我決定,後撤!」
法克,這可是政大登山隊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在遇到難題時用夢境做決策,我們這些資深領隊是有智慧的,怎麼可以用「夢境」做為決策的依據呢?!當然,不管決策是什麼,當我們做好決策,大家就會同心克服難題。
王震宇不知道的是,這個決策將會帶來一段撼動人心的故事,為山隊創造的另一則傳奇。
待續….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三 1月 22, 2014 11:00 am

老爹們的南二段,之四
Posted By homer on 一月 21, 2014 | 0 comments
圖檔

「只用眼睛看的沒有美景,只用嘴巴吃的沒有美食」,荷馬大師。
伊豆半島,日本,2014
在日本伊豆半島的坐魚莊準備動筆寫「老爹們的南二段,之四」。
前兩天從東京過來時借道箱根,當然去參觀有名的「雕刻之森」,然後搭纜車從強羅到早雲山,再到蘆之湖,沿途飽覽富士山美景。等等,這句話寫錯了, 「飽覽富士山美景」。的確,當纜車過了早雲山,可以清楚看到遠方的富士山,同團的朋友們大呼好美好美,我只覺得,「呵呵,這有什麼美的」。曾經滄海難為 水,當你經歷過台灣百岳,日本這些號稱美景的地方實在普普而已。
台灣百岳之美並不只是視覺上的,更多的是心靈震撼。從神經學的角度來看,所謂「美」是,一個景色引發你大腦中的神經元活化,讓你感動或是震撼;因為 我們年輕時和朋友們在攀登百岳過程中經歷這麼多撼動人心的故事,因此百岳的景象讓我們覺得「美」,這種美,絕非純粹視覺美感所能比擬(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純 粹視覺美感)。
這樣的「美」感來自過去驚心動魄的登山歷程,也來自同生共死的登山情誼。別人從電影和電視中看故事,我們,政大登山隊和523的夥伴,創造屬於自己不凡的故事。
也因為有這些故事,才讓百岳成為我們心中如無可取代的美景。
(這篇並不繼續寫當年奇萊能高安的故事,那個傳奇故事還要等待機緣再寫。)

第四天,轆轆山屋 –> 轆轆山 –> 塔芬山 –> 塔芬山小屋
圖檔

這天下雨,老爹們走得很辛苦;我今天狀況特別好,但是看到60歲組狀況不佳,我們都刻意放慢速度。一天斷斷續續的小雨,森林濕漉漉,全身也溼答答。
安兄的眼淚
圖檔

抵達塔芬池時,天氣稍稍放晴,安兄、老傑克、聰哥和我走在一起,我們放下裝備,準備享受難得的午後好時光。安兄本來狀況蠻穩定的,看到塔芬池卻突然 激動起來,好像忘記吃藥的激動病人。安兄繞著塔芬池,一遍又一遍,一灘不怎樣的池水,安兄卻一直拍一直拍,我看他至少殺了300MB的記憶體。
下圖:安兄一直拍一直拍
圖檔


安兄說,那一年就是在塔芬池,他指著池畔,我們在這裡紮營,離池水還很遠;但是一夜狂風暴雨,睡到半夜他們就發現睡袋濕了,而且是很濕很濕,塔芬池 淹上來變成塔芬海,他們在風雨中醒來,把那種古老、難搭的帳篷和裝備從塔芬海拖出來,大家苦不堪言。裝備全濕,睡眠不足,卻必須準備在中央山脈上應付瘋狂 的颱風。那種難受、前途未卜、擔心自己無法承受身體和心靈艱困的感覺,至今依然深印在腦海中。
那一天讓安兄吃盡苦頭,但是當時安兄並不知道,那是「永遠的一天」,在安兄有生之年都會記住那一天,以及那天同生共死的夥伴。那一天的感覺會變成安兄永遠的記憶,豐富生命色彩,並成為生命動能重要的來源。
在塔芬池待了一個小時後,安兄依依不捨的準備離開塔芬池,他說,「荷馬,幫我和塔芬池合照,這或許是我此生最後一次造訪她」。我拍完一張,安兄還是 很感傷,「再幫我拍一張」,我再拍好,安兄說,「再一張,最後一張。」安兄不是喜歡被拍照的人,這是他難得主動要拍很多張照片;我看到安兄的淚水流進塔芬 池,紀念他和朋友們青春的冒險與驕傲。因此,雖然安兄戴著滑稽的帽子,我還是強忍住不敢笑出來,認真幫安兄拍完塔芬池和安兄的可能最後合照。
下圖:安兄說,「荷馬,幫我和塔芬池合照,這或許是我此生最後一次造訪她」
圖檔

下圖:安兄還是很感傷,「再幫我拍一張」
圖檔

下圖:安兄說,「再一張,最後一張。」
圖檔

從此,塔芬池就暱稱為「安兄的眼淚」。
南二段,1988
那年我第二次造訪南二段,如同「老爹們的南二段,之一」所述,我們一行三人在一開始的壞天氣中依然輕鬆走完南二段。
那時我正年輕,登山技術和體能都達到頂點,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那一趟連帳棚我只揹負21公斤,其他兩個隊友也差不多。我們技術性的輕量化加上巔峰的體能,讓南二段變成輕而易舉的事。那一段完成南二段所有山頭,一如這次我們隊中的衝鋒小組。
畢業之後,我依然如此;我有我的人生目標,我不想一生沒沒無聞只在企業裡當小卒子。我相信依靠自己的技術和拚勁就可以成就一番事業;一如1988年 的南二段行程。逐漸的我忘記登山的感覺,也忘記登山的夥伴;我失去大學中最好的朋友阿吉,也失去一起冒險患難多次的翔立;我的眼中只有事業、事業、事業, 為了事業,許多事情都可以忽略和忘卻;我的通訊錄上只有事業的朋友,一個山隊的夥伴都沒有。
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我才發現,當我失去共同在大雪中經歷零下14度的夥伴時,我的人生也丟失了那永遠的一天,而人生有多少天可以稱為永遠的一天呢!
南二段,2013年11月21日
圖檔

早上,沒有去登頂轆轆山,因此我走在整個隊伍最前面,在我後面的同樣是沒登頂的鍾老師夫婦。11月的高山小雨,還是冷澈心扉,我想鍾老師走不快,因此我慢慢走;不久卻發現後面還是遠遠的都空無一人。
我獨自坐在中央山脈上,享受孤獨的冷冽空氣,然後決定放下背包,回頭,去幫鍾老師把背包揹過來,順便在山徑上找找阿吉和翔立……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安兄 » 週四 1月 23, 2014 8:59 am

這眼淚也未免太大顆了吧!
雖然荷馬寫得有些誇張
但還是很傳神的把我的心境敘述出來
荷馬大師的文字功力超強
相信大家都在期待下篇分享
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
『荷馬、拿徠卡要拍出基本的水準,你把一個帥哥拍成這樣平庸的照片,真的很對不起徠卡的名號啊』
「我下山,很可能很快喪失自己;所以,我必須上山,站在更高的山頂上,找回自己。」----台灣泰雅族頭目勉勵族人的座右銘。
安兄
Site Admin
 
文章: 646
圖片: 10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3:16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日 1月 26, 2014 12:44 am

解讀自己的文章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從老爹們的南二段發表之後,得到不少的迴響,但是也造成當事人一一出面澄清。這是因為我用了「虛幻寫實」的寫作,導致當事人的誤解,因此只好自己出來解讀一番。

之一

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是最清楚的,大家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我要寫的是南二段成員之間的情誼;因為有這樣的情誼,我們才會在幾十年後重聚,一起重新完成這段旅程。即使不在成員名單中的賴桑,也為了和大家多相處兩天而臨時上山。

在之一我已經埋下伏筆,準備講述一段心路歷程,算是荷馬懺情錄的伏筆。(可是我後來想想還是把這一段埋藏心中吧)

之二

系列文章之二也很簡單,講述這群老友之間互相幫助扶持的革命感情,每一個人都願意為他人犧牲,這是電影裡才有的情節,可是在政大登山隊這是真實故事,而且在不同夥伴、不同難題、不同山徑上一再重演。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之三

系列文章之三就比較複雜了。

我藉由王震宇的奇萊能安和安兄的南二段的交叉敘述,想要表現三個重要主題。

其一是,在面對困難時,政大登山隊很團結,即使是學長也會支持擔任領隊的學弟,登山隊的紀律和倫理界線清晰,這在今日社會誠屬難能可貴。

其二是,領隊,不管是安兄或是(代班的)王震宇,在面對責任時絕不妥協與退縮,那種責任感是現在登山領隊經常欠缺的。領隊堅持保護每一位成員的決心,是政大山隊的信念。我完全沒有批評他人之意,只想表達山隊領隊的責任心與信念。

我當然知道王震宇不是因為夢境而決定往北撤退,因為往南的天數多,沒有避風山屋,還有萬大溪的風險;因此,往北撤退是百分之百正確的決定。沒想到王震宇還從地獄,大誤,是祖國,還從祖國翻牆過來澄清,真是@#$%。

王震宇(代班)領隊,我真的很清楚你的考量、責任感與捍衛眾人安全的決心,夢境,只是為了加強戲劇效果啦!就別介意了。

這下我看王震宇會從地獄搭飛機回台灣澄清了。

其三是,其他隊員都會協助領隊,同心協力度過難關。一如當年其他人對王震宇的協助,以及這次南二段行程小楷、大嘴巴、滷蛋、Pony、老烏鴉夫婦的付出。也因為大家同心協力,讓政大登山隊得以在眾多登山社團中既是積極的又是安全的。

之四

之四也算小複雜,因為我用了一點虛幻寫實的敘事手法。什麼是虛幻寫實,虛幻寫實是在現實中加入一點虛幻的情節。但是真正的虛幻寫實不會偏離現實,相反的,是透過虛幻寫實更接近現實。

虛幻寫實

還記得在布新谷的那個晚上,老烏鴉走出帳篷上廁所,發現有18隻水鹿站在遠處望著營地,然後沒有了。營地或是山屋外有一群水鹿,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如果描述如下:

「在布新谷的那個晚上,老烏鴉走出帳篷上廁所,看見十幾隻水鹿站在遠處,尿畢,回帳篷。」這多無趣。

看看新康橫斷的描述:

「在布新谷的那個晚上,深夜十幾隻水鹿回到營地,發現營地已被不速之客佔領,所以環繞在營地外徘徊。老烏鴉學長因為年紀比較大,深夜出帳篷上廁所;他用手電筒環照四周,發現十幾隻水鹿瞪著他;水鹿在山上缺乏鹽分,因此會舔食人類排泄物,現在十幾隻水鹿虎視眈眈望著老烏鴉學長,真是令人擔心。老烏鴉趕緊完事,正要用衛生紙擦拭時,卻發現他多此一舉,因為一隻水鹿已經上前服務,舔食有鹽分的部位。老烏鴉趕緊逃回帳篷,心中躑躅,不知道下山後要不要控告水鹿性騷擾…..」

到底水鹿有舔老烏鴉屁屁嗎?根本沒人知道。但是從此之後,許多人都知道「水鹿舔屁屁」這個關於老烏鴉的經典故事。

其實這個描述已經結合了現實和幻象,老烏鴉擔心水鹿一直靠近,文章把這樣的擔心描述出來,這個情景不存在於現實,卻存在老烏鴉的擔心中,是虛幻的,卻又是現實的。

安兄的眼淚

安兄當然不會在塔芬池流淚,還淚水流進塔芬池咧。這是標準的虛幻寫實,其實我借用安哲羅普洛斯作品「悲傷草原」的最後一幕,主角艾蓮妮的背景是閃閃發亮的水,象徵她一生悲傷的淚水,也象徵希臘人民承受苦難的記憶。塔芬池的水正是我想表達象徵山隊成員共患難的記憶,只是藉由安兄表達,我用安兄作為所有山隊成員的縮影,一如艾蓮妮代表所有希臘母親的縮影。

我想要表達,安兄對山隊夥伴的情誼;游大哥看出來了,在 FB 的留言中提到「刻畫出安兄豐富的情感」。我比對的是荷馬,在幾十年的工作生涯中忘記了登山夥伴的情義,因此在看到安兄流連於塔芬池時,內心萬分感動。

沒想到安兄還跳出來澄清….,這個虛幻寫實的手法顯然不夠虛幻,讓安兄以為寫實。

當然,我用一點戲謔手法描述這一段,算是黑色幽默,平衡一下沉重的感情;這也讓安兄趕緊貼上另一張照片澄清。呵呵!

繼續埋伏的伏筆

而這些都只是伏筆,我真正想寫的其實是在第六篇,要宣告一個更令人動容的秘密,是山隊中幾乎沒人知道的故事。

想想還是先停下來,免得又一堆人跳出來澄清…..,第六篇的故事就等我完成丹大橫斷再寫吧!

別忘了,「老爹們的南二段」是登山文學,不是登山紀錄;記錄這種重要的事,就交給老烏鴉學長這種更可靠的人來寫了。難道你們以為荷馬以前寫的「伊里亞德」與「奧迪賽」都是真的嗎?!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日 1月 26, 2014 12:56 am

最近天天都要檢查郵件好幾次,以防錯失第一時間的轉PO文,因為太精彩了.

你的上篇"解讀文"就如同報紙刊載當事人來函一樣,既已刊登解釋清楚,那就該可繼續出第五集了,盼望第六集也能在過年前出刊,因為吊人胃口,欠人稿債,視同債務須在年底還清~~~勿誤,否則耳根不得清靜....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安兄 » 週日 1月 26, 2014 7:49 am

我和王震宇的連接澄清大概讓荷馬感受到一些壓力吧 :D
不過誠如王震宇說的
我們還是很期待續集啦
「我下山,很可能很快喪失自己;所以,我必須上山,站在更高的山頂上,找回自己。」----台灣泰雅族頭目勉勵族人的座右銘。
安兄
Site Admin
 
文章: 646
圖片: 10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3:16 pm

Re: 荷馬高人氣文章來了~~~"老爹們的南二段"

文章老烏鴉 » 週日 1月 26, 2014 11:38 am

就是嘛,我的布新谷水鹿篇我也是笑笑欣賞....
老烏鴉
 
文章: 1618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15, 2004 7:10 pm

快速回覆


這個問題是防止廣告機器人自動表單提交的一種手段。
表情符號
:D :) :( :o :shock: :? 8) :lol: :x :P :oops: :cry: :evil: :twisted: :roll: :wink: :!: :?: :idea: :arrow: :| :mrgreen:
   

回到 綜合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