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懷念 by yaksun 

紀念我們一輩子的朋友,中朱學長

版主: 老烏鴉, yp, 鄭博元

永恒的懷念 by yaksun

文章admin523 » 週日 7月 17, 2005 6:48 pm

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12, 2005 11:11 am

中朱學長:

燥熱的七月,您安靜地躺著,這座囂鬧的城市,已永遠失去您堅毅的靈魂。
多年以前,您一個人到大砲岩爬岩,墜落受傷,傷到脊椎,我和山隊的朋友去您家看您,坐在輪椅上的您,笑語依舊,彷彿一切什麼也沒發生。
那次,和您與進生及其他山隊的好友去爬新康,撤退轉進綠島,一般人到綠島很少爬山,我們卻爬上綠島的最高點。同樣是燥熱的夏日,夏天對我們來說像是不會失信的朋友,會一直再來,但這卻是您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夏日。
偷懶的我們租了摩托車在島上亂竄,但您卻堅持一路步行,像個苦行僧,以身體直接和這個地球對話。
就在不久前,和您與震宇學長溯阿玉溪,您的身手矯健依舊,在溪谷裏靈動地躍動。
我們討論到獨攀的危險性,您淘淘不絕地談到之前一人獨攀的經驗,您說:「一個人獨攀是有它的危險性,但我早已做好死在山裏的心理準備。」意思大概是這樣。
您守候著政大岩場,像個守候禪堂的僧人,隨時準備對前來求教的晚輩開示,您從不勉強別人,隨興自然。
「老孫,來爬岩啊,岩鞋買了不用幹麼?我二、四晚上都會在。」
就像其他人一樣,我以為您會永遠在那裏,不論刮風下雨,只要我想,都可以在那些時候在岩場找到您,和您一起爬岩。
二、四晚上,再也無法在政大岩場看到您熟悉的身影,聽見您爽朗的笑聲了!
上次去溯溪,我答應您要燒一片「冰峰一六八小時」的DVD給您,但來不及給您,您就走了。
我還是要帶到靈前給您,雖然不知道天國有沒有DVD播放設備。
凡人皆有一死,只是死亡方式的不同。
以猛烈地撞擊堅硬的龍洞岩石而死,如此暴烈的死法,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以這樣的方式走完一生,您應無憾。
對我而言,您是真正的冒險家,永遠將自己置於肉體的極限,尋求極限的突破,游走於死亡的邊緣,這樣的冒險家卻總是謙沖有禮,不論對任何後生小輩,都一視同仁地諄諄善誘。
天國的岩壁或許更大更壯觀,您可以隨興地攀爬,不再需要憂煩凡間的一切雜務瑣事。您走了,但仍活在許多人的心中,將不時被認識你的人在回憶裏品味與您的交往,肉體雖滅,但精神長存。

好走。

晚 老孫 拜上
admin523
Site Admin
 
文章: 283
註冊時間: 週一 10月 04, 2004 7:56 am

回到 朱敏中學長紀念專區精華整理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