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婆羅洲海外生態之旅(2)by荷楓格格 

因為喜歡登山,所以我們背起行囊,因為夢想世界,所以我們飛出台灣。

版主: 老烏鴉, yp, 鄭博元

分享~婆羅洲海外生態之旅(2)by荷楓格格

文章晴媚 » 週一 6月 05, 2006 8:14 am

觀光客帶來經濟的繁榮,享受旅遊的資源,同時也可能會帶來生態的破壞‧經營生態旅遊需要做些什麼呢?希望我的觀念越來越正確,想一想之後,我採取最有利的原則思考,就是也許少製作垃圾應該是我目前能做的吧,所以我決定以後少買紀念品回國,親愛的國內朋友們要記得為了環保我已經戒掉贈送紀念品的習慣,在我生活領域已經沒有紀念品這種東西存在,千萬記得,沒有紀念品了‧
下海之後,我的頭有一點暈,海水又有一點冷‧李蓉說有一些地方海流比較強容易造成頭暈,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我的有度數的護目眼鏡沒帶,所以不平衡造成頭暈‧
我上到海邊坐在白沙灘上看海看雲,感覺真的很棒,一大片無邊際的海洋一直連到天空,我還深呼吸好幾次,想一想生命的意義何在?偶而腦袋瓜是什麼都不想,都很好‧
老大和李蓉在海中游過來游過去…她們的配偶,就是我和斌哥坐在白色沙灘上聊天,我邊玩白沙,然後一起欣賞彼此的配偶在海中游泳的英雄姿勢,真美麗,能游泳真好‧世界就是公平的,彼此都有自己的配偶可以欣賞‧
聽斌哥談理念,希望他能順利與少年法庭、少年隊、家暴中心搭上線,順利舉辦輔導中輟生的活動;也許不一定是中輟生,如果中小學有可能成立登山社,也可以委託523舉辦中小學的登山活動,不管是誰,只要需要523辦理登山活動,也許523就可以以專業立場協助辦理‧總要賺錢之後才有經費,有了經費才能利用經費完成理念‧我覺得如果都快餓死了有何理念可談呢?
海邊的救身員用手指向海的方向告訴我何處有魚,我告訴他海水太冷,我又不太會游泳,算了,不下海了‧我還告訴他明後天大後天都準備去爬神山,他告訴我神山更冷,還用手,指給我看神山的方向‧嘿嘿!下海我是裝備不好,上山我可是裝備齊全,不怕冷‧但是他也廢話不多,5點一到,人就下班了‧也好,使用英文要想英文單字很累,每一次他所說的英文我都要請他說第2次,他很聰明說第2次的時候就慢一點,我就很專心看他的嘴巴,就容易懂些‧
我躺在海邊叫老大在我身體上推滿沙,讓白沙埋葬我,讓自己感覺沙的重量,好棒!有一天我死了之後被泥土埋葬就是種感覺吧!我想我如果死了,屍體就大火炒一炒丟在樹林間就好了‧
台中唐先生很慢才到這頭下海游泳,他邊游泳邊問魚群中的大魚在哪兒?有人告訴他這邊兒的魚已經下班,應該到木頭碼頭哪兒,那邊兒的上小夜班的魚應該已經打卡上工了‧
斌哥因為要拍照,要求李蓉不用盥洗直接穿泳衣就跑去看落日;我沒如此勇氣,和老大使用2、3分鐘沖澡洗頭髮之後,把濕頭髮用毛巾包起來像阿拉伯人,2人以快走方式的走向落日的方向,一條環繞在島上的山邊的山路‧
觀落日的海岸,在海島另一邊,約1.5公里遠的地方‧途中,陽光灑在山的半腰,透過樹林照射在樹頂間,漂亮!見到陽光,我想應該不會錯過落日的時候‧邊走邊追過Tina與一群人,後來和唐大哥用跑的,老大和Tina在後面‧
原來半山腰的道路的盡頭就是觀落日處,有一座涼亭讓人們就坐,欣賞落日,後來發現還有一條路往下走到海邊‧撥開路邊的高過於頭的草叢,走下去後,發現斌哥和李蓉坐在岩岸邊的大石頭上,有沒有相擁觀落日不詳,因為看到她們時,斌哥在拍照,李蓉準備站起來了,如果是我應該會和老大抱在一起欣賞落日,有人說我們兩個屬於動手動口拉拉扯扯的情人,身體一定要相黏連的在一起‧
拍照後,坐下來,靜聽,發現海濤聲音非常好聽,在此打坐一定感覺非常棒‧我很認真的聽濤聲‧我喜歡沒風又伴著落日在海邊聽海濤聲的感覺,但是夕陽是很短暫的,不容久留‧
趁天黑前一群人又往渡假房間走,回到房間,老大說慘了,登山用的水壺沒拿到,我建議等在路邊看有沒有人帶回來‧希望落空之後,老大本來放棄了,看見教官夫妻走過來說有螢火蟲2、3隻,我建議去看螢火蟲順便找水壺‧黑漆漆的路走起來,感覺毛毛的,希望動物昆蟲們都不喜歡我,千萬不要來找我,有一點後悔建議天黑走在山林中‧只能卯起勁盡速快步走,16分鐘走完1.5公里,30幾分鐘來回一趟,但是水壺依然不見蹤影‧然後直接到餐廳準備吃晚餐‧
8點吃晚餐,吃些什麼,講些什麼,我沒有深刻的印象‧只知道餐桌頭上的網狀上小燈泡發出黃澄澄的燈光就像網狀黃金衣般的很漂亮‧
晚餐後在木頭碼頭散步,欣賞烏鴉鴉的魚群後,2人必須輕聲細語洗澡上床睡覺,以免吵到鄰居台北吳‧這是我們結婚近3年以來第一次有室友‧我見到台北吳的時候大部分都是他在看書的時候‧我覺得所到的餐廳或房間燈光都屬於昏黃、黯淡、浪漫、應該是讓人家調情〈老大強烈建議刪除2字,因為兒童不宜,奇怪除了柳下惠,有誰缺席呢?LKK古板保守傳統〉而不是閱讀使用的燈光‧
感覺前幾天走路上班的小腿前側有些微的酸痛,向Tina借用藥膏以免上神山有出現狀況,老實說對於4千多公尺的高山不容輕視之,以免危險‧
早上起床漫步在白色沙灘的海邊,很舒服‧老大準備晨泳,我想坐在靠海邊的椅子上,邊看書邊欣賞老大游泳順便看海‧老大下了水,屏東黃伯伯也走過來,他說他孩子不知道游泳到哪兒,海水鹹東東的,所以他不喜歡在海水中游泳,我邊聽他說話邊找國強,還真的不見人影,但是昨天下午國強說他穿上救身衣就不會游泳,所以我雖然找不到他的身影,但評估他的游泳技術不差應該不用擔心太多‧
屏東黃先生使用客家話與我聊天,他一直教誨我不可亂判,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點頭,判決時候盡量認真,但是有時候難免錯誤〈下判決的時候我的感覺都是正確的〉,尤其我的個性大而化之,有時候還真的錯字連篇,不是故意而是工作量太多時間太敢壓得喘不過氣〈超過極限就很難維持品質〉,要慢工出細活很難,要有耐心與時間都很難‧在聊天中,計畫中的邊看海邊看書邊欣賞游泳都泡湯了,但是與黃伯伯聊天也不錯,看書可以留待回國,與人相處講話聊天最重要,遇到任何事情都是好事情‧
8點吃早餐,也只能說浪漫,坐在大樹下,面對海洋的寬廣與岸邊的白色沙灘‧長桌上排滿咖啡紅、茶果汁、煎蛋、煮麵烤土司等西式早餐,因為有類似保鮮膜蓋著的水果上有飛蟲照顧,所以我又捨棄其他一切餐點,怕拉肚子‧
10點30分上船,上船前嚮導湯瑪士給我們麵包屑,讓大家練習丟麵包給魚吃,這部分我也不練習‧海中滿滿的魚,讓人感覺有千萬條之多,黑漆漆的魚苗、魚群,我的感覺是可怕,不管是透抽還是小管大管,頭尖尖身體長長的魚,老大說是火箭,我是搞不清楚何種魚,但是我使用望遠鏡看清楚,感覺是絕對不想在海中遇到這些魚,還有人說浮潛時海中的魚在啄他的胸部、互相對看的,媽啊!感覺可怕,老大說可愛得很,見鬼啦!
這是第1次看見海中一群群黑漆漆的魚,第2次是在姆魯國家公園鹿洞前方洞口,一陣陣的蝙蝠也是黑漆漆的往外飛,超可怕的「一群黑漆漆烏鴉鴉」‧徐志摩說數多就是美,我覺得也許是禍?1隻螞蟻不可怕,3000隻螞蟻上身就是可佈,黑漆漆烏鴉鴉一片等同於噁心、可怕‧
二、2006年02月25日第2天
早上10點30分穿上救身衣上船,回到碼頭,再坐上小巴士,到小店去逛10分鐘,有人買榴槤冰吃,有人買礦泉水‧3台小巴士搭載19人加上導遊傑生和湯瑪士兄弟出發‧大熱天,車內很熱,車外更熱‧偶而看到海水中的高架木造房屋,單看外表就知道應該不是捨華應是辛苦的生活,導遊說是外來移民短期居住的,賺到錢就會離開‧任何地方都存在的問題,我很感謝我小時候要務農很忙碌,但不缺吃住和讀書;大學要白天工作晚上讀書,雖缺錢,但不會影響生存;之後在18年孤獨痛苦的婚姻生活之後,現在有工作,有疼愛我的先生,有溫暖的家,已經快3年了,不用煩惱不用困窘,我感謝一切我該感謝的擁有與沒有擁有‧
在途中停車,到一家地方小店吃飯,有許多當地人在吃飯喝咖啡的小店‧我旅行的時候最喜歡與當地人一起吃飯,比起待在五星級飯店感覺好多了‧嚮導說可以選擇吃飯或吃麵,所以有另一群人在另一家店吃麵‧我是吃飯配豬腳,導遊說這家店豬腳最有名,馬來西亞的飯食味道有些類似於客家味道,所以旅行中提供的食物味道與吃飽都沒有問題‧
老大請喝啤酒2瓶,瓶裝18零吉,180元台幣;焜哥請喝當地咖啡,一杯1馬幣好幾杯‧我有一次看到傑生喝咖啡,加了2包的奶精與糖,天啊,喝糖水嘛!馬來西亞的咖啡實在不敢領教,不知道該如何說,稱為咖啡水比較好些‧但是在大熱天啤酒加冰塊真的好喝‧中餐後,小巴士從海拔55公尺直接上神山國家公園第一總部1500公尺辦理入山手續,續往第二總部小木屋Mesilau2300公尺邁進‧汽車無論如何轉,遠望前方都有掛著一條白色線的高山,老大說是神山,近看之後果然是‧
車緩緩上山,途中老大問嚮導此為熱帶地區有沒有芒果樹?嚮導肯定說有,而且很多,手還伸出車外指出芒果樹所在,一群人緊張大叫請嚮導小心手啊,實在很危險,能想像一隻在車窗外搖晃的手突然被什麼什麼剁掉的嗎?曾經審理一件案件,就是突然司機發現坐在旁邊的人一直往下滑,然後頭不見了,最後發現是乘客的頭突然伸出窗外被對項來車在高速中剁掉了,司機吃下過失致死的罪名‧
後來中途有人要求買水果吃,所以要求停車,但是有一車沒連絡到所以沒停‧
2部車停下,人直接過了馬路,到了對面一排水果攤,老大買榴槤〈還沒有成熟,害店老闆母女拉扯半天才剝開,拜託老大,你下一次也看清楚榴槤成熟再買〉、還有傑生推薦的「真笆啦」〈不知道如何寫,語譯〉,老實說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水果‧後來傑生讓我們試是吃一棵,老天,聞起來很香,肉是黃色的,剝皮後在中間是一條支柱,掛著一粒粒黃色的類似荔枝的對生的肉,要撕下果粒往嘴裡塞,吃起來實在有夠香,但是一粒粒黃色的類似荔枝的肉份量很多‧我只想到得找個機會大家一起吃老大購買的那一棵,後來發現我們購買的是白色肉,傑生說要剝開才能知道肉是黃色還是白色‧國強說是波羅密,我沒吃過波羅密,所以真的不知道‧
到第一組總部辦理登山程序,其實在此已經可以看到神山,但是我們是下午到所以神山被雲霧遮住‧然後到第二總部小木屋Mesilau,海拔2300公尺,Tina手冊上寫著可以「觀賞植物,高度適應」,我只想到要從2300公尺爬到3272.5公尺的半山腰小木屋,第2天凌晨2點30分再從3272.5公尺爬到4095.2公尺,好像很遠很高不是很好到達,不是嗎?老大告訴我不用擔心,應該很好爬‧我實在很難評估怎會輕鬆?但是老大說的就是話,不然怎稱為老大?但是老大有時候說的話,是需要考慮一些,但是既來之,則要相信爬神山一定沒有問題很好爬‧當法官的我不在審理案件的時候最好糊塗一些,以免太清楚太理性評估太正確造成心理上過多的負擔‧
分配到Mesilau小木屋第3號房,老大夫妻、神仙眷侶、焜哥與台北吳分住3間房間‧進屋放好行李,馬上集合參觀豬籠草步道,車上湯瑪士有介紹好好欣賞40分鐘,快快走一下走就走完‧
在豬籠草王子〈稱王爺比較好,因為年齡已經到OGS,但是英國、日本目前要繼承王位的王子都是OGS,所以就不計較了,仍稱為王子〉帶領解說下,一群人進入森林步道,1人緊隨1人,漫步森林步道,感覺很好,過了上鎖的單行道一人能步行小橋之後,要爬上山坡‧大大小小的豬籠草在2邊,邊看邊拍照‧我是下山之後,才慢慢欣賞不同的豬籠草,看看豬籠草的顏色、大小、形狀、分部地點, 王子說可看到4種不同品種的豬籠草,老實說他邊講我邊忘,也不想記得‧整個豬籠草看下來,我最記得上神山路上有一棵紅顏色的豬籠草最令我欣賞,色澤形狀地點紋路都令人賞心悅目,當然剛出生的有幾顆綠色的也不錯‧
要去第2總部餐廳的時候,看了山上接近天空的地點,出現有一群神山的山峰稜線就在眼前要仰起頭的頭頂上,剛好沒有雲霧,感覺好偉大好漂亮‧老大的相機就猛按了,我看到神山的山稜感覺是很欣奮很快樂〈到現在95年7月17日還是印象顯明;另一個地點就是爬到神山最後一個涼亭,雲霧剛好消失,出現神山的各山峰,感覺真是偉大〉‧在到餐廳的花園裡,還看到不知是什麼花的花瓣一絲絲的,在台灣同品種的花,好像花瓣是連成一片的,雖然不知名但感覺漂亮就值回票價‧到餐廳步道花園裡的花草值得慢慢欣賞‧焜哥說如果要選擇渡假他寧願住此,我認為晚上太冷,我想還是選擇無風的海邊比較適合我‧也許白天待山上,晚上回到海邊‧
晚上Tina發瘋了,購買3條大魚、蝦、螃蟹加菜,加上焜哥的香蕉、老大的真芭拉、523的橘子,我感覺吃太多了‧
回到3號小木屋,沒有想到,台北吳要求試吃蛇皮果,單看水果的顏色就知道是像蛇皮,老大剝一顆請我吃,我真想叫媽媽,我很怕蛇,怎會想要吃蛇皮果?但是老大命令不敢不服從,乖乖吃下去,感覺是酸甜酸甜‧台北吳還說不是當季還吃不到,感謝台北吳恩賜的蛇皮果‧
在房間聊天的時候,突然神仙眷侶的老公在腹部圍條毛巾,從房間走出來問如何使用熱水?欣慧要求老大去看看,救他老公,不知道有沒有效果‧焜哥說領隊不是說6個人輪流洗,以免沒有熱水‧我是覺得領隊說一個房間一部熱水器,一個人洗好等一下水熱之後再換另一個人吧?同樣聽解說,每個人的理解可大不同‧反正爬山有床有熱水還有暖氣有客廳有電視可以使用是不是太享受了?
三、2006年2月26日第3天
6時30分起床,拖行李到餐廳門口,個人行李要分2上山與不帯上山兩部分‧7點吃早餐,7.30點出發‧身上帶著昨晚調查的中餐,我和老大是吃炒飯,有人吃三明治‧後來老大和我把炒飯中的雞腿、有殼的熟蛋都請當地嚮導協助吃完畢‧實在累到吃不下飯,只好勉強自己多少吃一點下去‧已經有經驗,爬山不吃東西,會沒體力,最後會累死自己‧
出發之前,湯瑪士把我們的行李提一提,他很擔心老大的背包重量,Tina告訴他老大是替法官背的,後來磅稱結果我是6公斤,老大9公斤,Tina12公斤,斌哥好像也是10幾公斤,神仙眷侶2人15公斤,李蓉5公斤‧其他人我忘了‧
Tina請斌哥帶領523早操,出發前的運動暖身,邊運動天空竟然邊下起小雨,不是說好天氣嘛!我瞄見焜哥的暖身操,實在有夠騷包,簡直不是在做暖身操,而是在跳童乩還是OBS跳土風舞,比手動肩中充滿女性的溫柔蓮花指的氣質,我在想男人到中老年的時候是可能變為中性人,不能說單純是男人也不是單純女人,應該是帶有雙性的特質‧老大要做單腳運動的時候,開始東倒西歪忙找扶手,我的肩膀只好借他使用一下‧
參與523的活動最安全的是領隊真的按照規矩好,出發前帶領大家的熱身操就是最好的證明‧
到神山的路有兩條,一條從第2總部Tambang Gate走5.5公里直到Laban Rata山屋7.7公里,另一條從第1總部直到Laban Rata山屋6公里,所以我們要多走1.5公里左右‧多領一張證書‧最後發現這個決定是對的,因為景色實在太漂亮了‧
因為下小雨,所以我和老大有穿雨褲‧一開始就上坡,雨停了,所以又喘又熱,只好半路脫下雨褲‧2300公尺,走到2600公尺,又下降到1900公尺,又要上坡到2400公尺,一早上等於沒有上升多少高度‧老大說早上都在做白工,因為上升有限‧走完5.5公里之後,從2600公尺大概要直上到3272.5公尺,等於在後半段很累的時候還要爬坡600公尺,想就已經有夠累,實際走起來,因為我已經許久沒爬山沒跑步,所以感覺累死了〈回台灣,應該說回到苗栗之後,被老大押去跑山坡及騎腳踏車,哭泣啦‧有看過高級文官要如何允文允武的嗎?〉‧其中有一段路陡升1小時,Tina說爬到60度階梯之後看到很多珠龍草就快到涼亭可以休息了,問題是我還沒有爬到可就快掛了…一路陡升就是可怕要命的爬山路‧
從0.5公里,慢慢加到5.5公里,沿路不是蘭花就是杜鵑,蕨類、秋海棠、月桃,樹林,豬籠草,有夠豐富的物種,如果要我每個月都爬神山,我想我會願意‧
在中途,神仙眷侶的男生對甜美的美人欣慧說,親愛的,爬山要面帶笑容;這句話非常好,所以我馬上對老大說親愛的爬山請面帶笑容‧天知道爬不動的時候沒有哭泣躺下耍賴不爬已經不錯啦,還笑呢!傳譜與教官先生都替太太背物品,背很重的背包,她們的太太都空手而且不背背包,看到老大已經不是25歲的份上,我還是認命背背包,因為我也不是18歲‧
此行走前面是傑生、秋菊、、黃氏父子檔、台北吳、屏東吳、秀芬、唐先生〈這正確排法,不知道,只知道她們是走在前面〉,再來是Tina,接著是老大與我,然後是神仙眷侶,後面是斌哥夫妻與焜哥‧有一次焜哥還說他值得獎勵因為從最後一名走到倒數第3名‧焜哥可真是樂觀的OGS‧
有人說說爬山實際上是走每一步路的過程最美麗,登頂不是最重要,所以老大和我因為前有人後有人,可以邊走邊看邊聊邊拍邊休息邊吵往事邊織夢,尤其每一棵花草都可以仔細好好的欣賞‧老大喜歡蘭花,而我也是,我更喜歡樹葉、草、花的顏色、形狀、大小、長短、生長位置,所以我認真的看每一棵樹每一棵花,偶而一陣擦身而過很香的味道,我還得停留腳步深呼吸幾下,真希望香氣灌進我的體內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如果要幻想一下就是灌進去之後身上可以隨時發出香氣更好,最好變成香妃‧
爬山偶而還得回頭看看之前走過的山頭、下坡、上坡的風景,會感覺自己真是偉大走過如此陡的坡或穿越如此美麗的景色‧當然還得東張西望,會發現神山的各峰就豎立在眼前,或者從神山流出的水直洩而下,會發現原來就是來神山的道路上所直瞪著的銀色或稱白色長型瀑布掛在山壁間;一棵棵有意境的樹型就站立在山中,多詩情畫意多美麗多抽象,我非常喜歡神山‧
除了前4公里的涼亭,第一批人馬會等後面的人馬可以遇到大家外,到第4個涼亭之後,中途偶而追到秀芬,偶而會看到唐先生,偶而會看到台北吳,但是從沒看到馬拉松小姐秀菊或黃氏父子檔,表示他們已經距離我們有一段路程‧
在5.5公里前方,我對老大說,我實在不行了,我累了,在我來不及說其他的,老大終於開竅學習神仙眷侶及教官夫婦們的先生們,二話不說的把我的背包背過去,太感動了〈請讀者自行在眼中流幾許眼淚,與我一起表達我無盡的感激〉‧我想老大一定知道馬比杉山到南湖大山的山屋,我差點走掛掉埋葬山區的一段經驗‧他說不替我背背包,2小時的路程會變成4小時,所以還是明智一些‧我是很疼愛老大的,但是騙死我不懂,我的背包重6公斤加上9公斤,合計15公斤重,比起我們去爬南湖大山的背包重量算輕的,根本還壓不死我偉大有魅力強壯的老大‧但是還是要說老大我愛……〈請自動把「愛」繞地球無數圈,以免列印不完〉你〈但是登山的人曾經說過,超過2000公尺說的話是可以打折的‧老大請千萬記得,因為在爬南湖大山回程的時候我曾經承諾無數的願望,下山後就自動失效了‧我愛2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可以說話不算話,真好‧〉
到最後一個涼亭,雲霧剛好飄走,露出神山的各山頭,簡直壯觀死了‧大家露出滿意的笑容面對神山的各山峰,老大特別為台北吳、唐先生、秀芬和我拍照,事後沖洗出的照片,每個人的臉上都展示出幸福得意的笑容,滿意這些山頭立在背後歡迎我們上山,接近山,接近大自然‧
人還是要面對現實,之後面要爬升600公尺,老實說,很累,我已經沒有背包在身,但是仍然走很慢,一步…慢慢…接上一步,腳好像不是我在管理‧幸好這段路的矮矮樹林非常漂亮,尤其青色絲絲飛絮掛在樹上,太漂亮了,樹型有一點類似台灣高山的雲柏‧路也很好走,只是還是要爬坡就很累‧我曾看到小鳥就在枝頭跳躍,不用望遠鏡,就可以清楚看見鳥的顏色型態,感覺好棒‧
接近山屋,就是已經看到山屋的時候,老大遇到2位新加坡小姐,其中1位穿背心,有請挑夫‧老大與新加坡小姐聊起天,無視老太婆就是我他太太在跟前,已經到了要用美色才能刺激他上山的地步,各位大概可以知道老大有多累吧!所以老大決定坐下來吃點食物,抽根菸,拿出榴槤不顧形象張口就啃時,秀芬剛好到,來,秀芬分享一點,秀芬願意,所以吃一塊‧這顆榴槤還沒有成熟又很小,所以不好吃,也不夠分享大眾,但是因為山的景色很美麗,所以老大和我坐很久很久很久,超過10分鐘以上,已經不急進山屋了,說實在的也累了,最後我是用爬的到山屋前坐下,就是兩隻手放在地上腳不聽使喚的配合手移動得爬進山屋的門口再站起來走進山屋‧
總共走了20783步,我腰上計步器所顯示的數字‧Tina說5點到7點吃自助餐,所以我們選擇接近5點到達‧
到達山屋的時間,最早是馬拉松小姐秋菊4.09分,然後是黃氏父子檔4.13分,再來4.30分,Tina4.40分,老大和我接近5點〈可否扣除在山屋外坐10至20分鐘的時間〉‧
在山屋喝茶喝湯之際,下起雨來,替未到夥伴擔心,希望她們不會淋雨,也不會走到天黑‧後來斌哥夫婦、焜哥、神仙眷侶應該是6.01分到‧
一路除傑生外,另外有3位響導走在隊伍的前、中、後陪伴著我們‧焜哥請一位挑夫,10公斤以下80馬幣,約台幣800元‧聽說可以請人背下山‧合計老大和我上午8.09出發,下午5點到,走了9小時,含走路、休息、老大抽煙、我吃東西、聊天、看花看草看樹觀雲觀山欣賞小鳥的時間‧體力上是累死了,精神上是滿足的‧
有熱水洗澡 但是我跑到男生澡房,所以洗冷水‧其實我根本沒看到有區分男女澡房,自首無罪,我跑去與老大一起洗澡啦;有床鋪可睡覺,上下舖,我和教官夫婦一房,但是我和老大仍躺在一張床上〈以後參加523少一張床可以減收費用嗎?〉,希望不會影響教官夫婦‧房間有暖氣,但是開機之後,熱了,老大就關機‧從房間窗外看出去有一叢白色及紅色的花好漂亮,晚上涼涼的空氣漂進來好舒服,我沒有睡覺,因為焜哥和Tina講話很大聲,不知道從哪兒源源不斷的跑進我們的房間‧後來發現她們睡在我們隔壁,其實無論到哪都發現木頭房間隔音都不好啦‧
吃了晚餐,Tina領隊又宣布事情,跟團的好處,就是領隊會幫忙擔心東擔心西,我只要學會聽話當呆人就可以,早晚領隊都會宣布集合時間,我只要記得不耽誤行程就好‧
領隊說凌晨2點出發、1點30分起床,早上7點如果走不到山頂就得回來,以免起霧,不可以強制登頂;還有嚮導會隨時注意你行不行,不行,會強制你回來;要跟隨著地上的白線走,以免走向自殺的路途〈後來發現亂走可是會走到山崖邊可穩定會死亡〉;回來天已經亮,如果發現路太陡峭,不用客氣,嚮導會牽著你的手下山,因為上山的時候是凌晨天未亮,一人接著一人傻傻的走,下山發現地勢陡峭不敢走是正常的等等一堆應注意事項,然後領隊調查去與不去的人數,焜哥、李蓉、神仙眷侶等四人不去攻羅氏峰‧由於欣慧不去,傳譜說我太太不去我就不去,我聽了是感動萬分,其他人如何就不知道,國強硬是把斌哥一對拍照〈因為太太不去但是先生去〉、又拍教官夫婦〈夫妻均去〉再拍神仙眷侶〈太太不去所以先生不去〉,說是對照組,其實沒什麼好壞對錯之分‧但是老大你聽到沒有,想當年,你爬達芬尖,你女朋友不去,結果你自個兒去,你從達芬尖回來,女朋友就跟人跑了,算你有眼光,這種女朋友不要也罷,娶我就對了,但是我想不攻頂,歡迎你自個兒去,不要押我去,請相信我,你從羅氏峰回來我一定乖乖待在山屋等你,決定不會像你無情的情人到處跟人跑,Tina說走到7點沒到就可以回來,我想7點我一定走不到4095.2山頂,從3272.5公尺要到4095.5公尺,陡升823公尺,Tina預計凌晨2點30分走到6點到6時間30分到達,我一定比別人慢30分鐘到1小時,所以我到達時間應該是7點到7點30分應該是走不到,老大,偶可以不去攻頂嗎?老大說這是問題嗎?我只好說不是,乖乖起床攻頂去,什麼法官嘛!在家一點地位都沒有,什麼時候老大的命令都不能反抗?「老大」這稱呼,可能要改一下,老大下的命令就會自動失效,改閩南語發音的輸啦〈輸啦的閩南語要如何寫〉如何?稱流氓好了,我是治安法官的法官,專門裁定流氓感訓處分,把老大送去感訓處分好了‧
四、2006年2月27日第4天
凌晨1時30分起床,刷牙洗臉梳頭髮化妝,不用懷疑,當然要化妝,登頂,第一高峰呢,當然還是要美美的去否則拍照的時候會很醜,其實只是上保養品防曬啦!不要以為我會畫口紅眼影等濃妝,沒有體力背啦‧吃了早餐,2時30分準時出發‧
ㄟ,怎感覺不冷,我還以為會像登玉山、富士山,風雨交夾,又濕又冷,幸好沒有,好兆頭‧Tina說上一次因為很冷下雨,所以只有4人登頂,她也沒上去‧導遊一直強調山上天氣多變沒有人能預測,所以保暖一定要做好,可惜傑生感冒身體發冷又發燒頭昏昏沒上山而且要求早上八點下山‧
Tina把我們分3組,黃氏父子檔、秋菊與一位嚮導第1組,斌哥與唐先生台北吳、屏東吳.與一位嚮導第2組,Tina和老大、我、秀芬、教官夫婦、一位嚮導6人一組‧我謹記如果不行,嚮導還會陪我們回來‧
凌晨2點30分,黑漆漆的,頭燈掛在頭上,一人緊隨一人,但是一開步,我就覺得舉步為艱,很累很累‧要爬一階一階的木梯,限制我的腳步長短大小‧我一直跟不到Tina的後面,老是落後5步之多‧Tina一直交代要跟著白線走,不可以創造路線,但我感覺一直都落後5步之多,勉強跟上,也累死了‧後來幸好有一段橫向又需要直上拉繩索的地點,速度終於慢下來‧一次只能上1人而不能快,我勉強喘口氣才跟得上,但過檢查哨之後,我仍是落後甚多〈回寮亦被老大押去爬山坡受訓〉‧
在入山之前,每一個人胸前都掛有一張名牌,沒有此名牌還進不了登頂區‧爬到沙雅沙雅Sayat-Sayat Hut檢查哨,必須提示名牌,才可以進入,往羅氏峰方向前進,下山還得檢查,然後才可以領證書‧
走1小時之後到達沙雅沙雅檢查哨Sayat-Sayat Hut,標示7公里處,與住宿區相比是陡上1公里,有廁所可以上,Tina問這是否世界上最高的廁所?沒寫應該不是,否則早就記上一筆‧過了檢查哨,路還是沒完沒了,繼續走大石壁陡上,沿著地上的白線走‧我是氣喘的很,旁邊的嚮導是兩隻手握在胸前漫步,或是兩手放在口袋慢慢走,看得我直羨幕,感覺真是輕鬆啊,難怪可以當嚮導‧
天還未白,偶而第3組趕上第2組‧後來剩下我和老大走在最後面,因為3816公尺之後,我每走15步氣喘一次,深呼吸一次,有一段路是老大把手放在我背後幫忙推,當時的我是沒有背任何背包,只拿登山杖,但是仍然走不動‧最後嚮導跑到近旁問我有沒有問題,因為我走路的腳步有一些偏有一些晃動,我回答還好,怕他把我趕下山去,我只好專注認真的想辦法把腳步走穩,一直走直線,看我猶疑很久踏不出步伐,嚮導會告訴我腳該踏向哪一塊石壁上,或指出如何攀爬一小段石壁的路線,當時的我的感覺是山好高好累氣好喘或已經感覺沒路可走‧
過一段
Tina是個愛旅行的人
決定要用雙腳走遍,用雙眼看盡世界山林
如果你有興趣,歡迎一起加入
晴媚
 
文章: 492
圖片: 3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12:21 pm

回到 快樂走在世界山脊上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