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富士山與立山連峰之旅記拾 by洪老爹 

因為喜歡登山,所以我們背起行囊,因為夢想世界,所以我們飛出台灣。

版主: 老烏鴉, yp, 鄭博元

日本富士山與立山連峰之旅記拾 by洪老爹

文章晴媚 » 週二 9月 27, 2005 11:56 pm

因緣際會,在偶然之情況下,筆者參加了523登山會所舉辦之登日本富士山暨立山連峰之旅。此登山之旅與一般觀光性質的旅遊有極大之不同,係以登山為主,參觀日本古文化地點為副。為兼具體能、毅力與知性之旅。團員中,除以政大登山隊校友為主軸外,尚有各路英雄好漢前來踢館,所謂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梁山。事後證明前來踢館的英雄好漢,均不負此行登山的目的。其中包括了三對神仙眷侶、一對姊妹花、兩對父子檔,餘或同袍,或同學,是一趟名副其實的的高水準旅遊。稱其為「高」水準,包括 一、攀登日本第一高峰外,尚有兩座三千公尺以上之高峰─雄山與大汝山。二、團員素質高。內有雙博士、法官、醫生、警官等,高山加高素質,當然可稱為高水準之旅。此是閒話,暫且不聊。

此行於八月廿一日午後抵日本東京,由於第二天即將展開登富士山之行,因此,大夥兒均及早睡覺,養精蓄銳,以備明日之行,夜遊就免了。翌日,自東京驅車至五合目已是中午。〈按:富士山自山腳至山頂共分十合目,合目者,休息站之意〉主辦單位很貼心,安排日式火烤自助餐,生猛海鮮、牛羊豬肉任君大快朵頤。其後,可是兩餐貨真價實的「簡」餐。在出發前,發現王家姊妹花的大姊,其所穿之登山鞋竟然「開口笑」。怪哉,此最重要之登山裝備竟然出師未捷已受傷。雖經筆者以當兵行軍時,曾經歷的經驗〈行軍開口笑〉勸王小姐當機立斷買換鞋子,惜乎小姐不為所動,僅以「小龍」所帶來之膠帶上下綁捆即上路。雖然導致以後之登程多所延誤,不過也真難為她了。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高山登山裝備之重要性,此次讓筆者深深體會到。登高山,裝備真不容輕忽。

自五合目起,才是此行登山的開始。之前乘車途中,導遊曾不經意言及富士山遠看似一朵花,近看可如同牛糞。初,尚不知其意,及至親臨其境,正所謂「不是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觸目所及,只見光禿禿一片,除了火山石,還是火山石,石呈褐色,如牛糞顏色,始恍然大悟導遊所指為何。但見登山客絡繹於途,偶而,還會「塞車」。路雖不難走,卻也不容易。此乃除了兩旁有繩索等以作為途徑之辨識外,餘皆順其自然,並未多做人工化。因此石路的高低差頗大,且甚崎嶇,走起來,頗為吃力。兼以高地氣壓低,空氣稀薄,如果沒有行前訓練體能及調節呼吸,還真會「氣喘如牛」,輕忽不得。此是幾個腳程較慢團員事後心聲。而筆者行前自認欠缺登高山經驗,又虛長幾歲,因此,在行前一個多月前,即以密集登郊山方式訓練體力與腳力。唯途中仍覺力有未逮。為恐落人之後,影響團隊行程,乃採烏龜戰術,少休息以時間換取空間,兼以誤認登山團體〈此乃登山客眾,登山裝備辨識不易〉竟然超越前導人員,事後,才知此乃犯了登山大忌。由於此次登山領隊楊晴媚小姐登高山經驗豐富,因此行前分組規劃,前導、中置、押隊人員一切有條不紊,確保全團人員安全為最高原則。筆者認為此乃參加達人所組成之特殊旅遊〈如此次高山之旅〉有較大之安全保障。否則如前述鞋子開口笑之王小姐,到達八合目前,天色早已烏黑,強風陣雨,高山路又崎嶇難行,幸多位登山達人又回頭下山護送伊上山,否則後果堪慮。抵達八合目,海拔標高三千兩百公尺,陣陣強風挾帶著陣雨,真冷。在登山小屋內,集聚各路登山客,其中尚有另一台灣團。在享受一頓簡餐之後,是夜宿該小屋。大夥兒不分男女排排睡,對於筆者而言,除了當兵時睡過通舖外,尚是首次經驗,一夜難成眠。

翌晨約兩點即出發攻頂看日出,彼時天黑風強陣雨。跟著前行者腳跟攀爬,不知己身在何處,未免生何苦來哉之感,此應屬毅力之考驗吧。雖如此,不自覺中已達富士山頂,其實,當時尚不知已達山頂。但見眾多登山客爭相聚集,遙望遠方一端,事後才知,該方向為日出之點,突然一陣騷動,但見紅光一閃,旋即消失,再一閃,終又不見,一切又入黑夜。天又飄雨,左等右等約半小時,知觀日出無望,氣溫又低,不堪久候,遁入山頂小屋。但見登山客還真不少。大夥兒旋即欲按原定計劃繞火山口一圈。前進不久,但見白茫茫一片,天色又昏暗,火山口在何處,猶且不知,遑論觀看火山口內景。加以強風吹襲,站立不穩,行進危險,因此前導人員宣佈放棄,待他日有緣再來。此為此行美中不足之處。所謂天有不測風雲,高山氣候變化莫測,看日出、環繞火山口,只好隨緣矣!

下山道,走吉田河口湖道,上山道與下山道分開。天色漸明,下山道全是火山岩碎石及火山炭層層堆積,與上山道完全不同。由於前夜下雨,免去了火山灰撲身,所準備之口罩,無用武之地。下山道寬大,呈之字形而下,兼以層層堆積之火山碎石,踩下猶有彈性,較之石階,不傷腳踝。唯坡度甚抖,考驗腳力。行經一半,筆者已覺腳關節隱隱作痛,只好或倒著走,或側行,正所謂上山容易下山難。如此,行行復行行,於十一時終返抵五合目出發點,完成此次富士山之行。
當天,巧的是團員陳孚泉小姐生日,領隊當下宣佈為陳小姐慶生及登頂成功而慶功。雖然在外一切從簡:酒、果汁配蛋糕,但大夥兒興致仍高,所謂「但在乎美好的氣氛,豈在乎豐盛的菜餚」。每人抒發參加此行的感想,其中,唐兄以愛山敬山的心來看待山,發人省思,並創單日攻頂玉山的紀錄。康兄五湖四海任遨遊,行前必有兩封信放置於家中抽屜內,信中內容不言可知,是非常灑脫的人生觀。嘉齡小姐則因登山而崇拜登山隊領隊,雖然因其後在一次看到公佈欄名單後,有點某部分的失望,仍然與愛山學長結成美滿姻緣。林博士則以大地工程角度,對於下山道之字形步道,深為讚嘆。最後結論,均認為登山是一種很好的活動。除了毅力與體力的結合,自我挑戰外,在山上,壯闊的大地,讓人覺得自我的渺小,對於名利的追逐與看法,均會有所改變,而人性本善的天性因無所爭而完全顯露。並進而衍生另一結論:喜愛登山者都是「好人」。善哉斯論,諒同行之法官大人,是否亦心有戚戚焉。就在眾人高談闊論之際,不自覺一大瓶日本清酒已見底,啤酒、果汁、蛋糕亦均一掃而空,時間稍縱即逝,已是深夜。而兩位博士、三位人民保母,均略有酒意,更見真性,尤以鄭博士為最。

第四天,搭乘各樣交通工具至室堂。稍作休息,即進軍立山連峰之雄山與大汝山。均屬超過三千公尺之高山。其山勢雄峻,其間尚有積雪未融,途中遇甚多日本小朋友由老師帶隊登頂後下山,相遇時,均會相互問候,教育的成功。山路由於路徑不明,落差又大,較諸富士山更為難爬。先達鞍部一之越,林博士與一位女士先打退堂鼓。嘉富兄留在該處看守部分登山背包,良以量力而為不強攻。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機會。餘則續行,雄山氣象萬千,變化多端,忽而雲霧迷漫,剎那間又霧消日出,露出群峰峻狀。忽而山雨欲來風滿樓,氣溫驟降,不久又撥開雲霧見青天。除筆者以外包括鄭小弟在內,眾人續攻大汝山。聞大汝山地勢險要,可西觀黑部水壩,東望富山等。下山回室堂出發點,由於眾人腳程不一,待全員到齊,已是午後七點多,天色早已昏暗。往地獄谷方向較平順之道路七點後即已封閉,導遊急如熱鍋上螞蟻,只好繞遠路走另一條崎嶇難行的小路。但眾英雄好漢不當一回事,且多數備有頭燈,路有狀況則前呼後應,黑暗中,抬頭一望但見天空明朗,滿佈群星,與星空感覺如此接近。團員中對星座有研究者,趁機當起老師教大家辨識星座方位,摸黑走路,猶不忘苦中作樂,還來個知識傳播,這應該就是登山客的精神。而這樣的旅程經歷,永難忘懷。走到住宿處已是晚上八點多。

完成了登山重頭大戲之後,第五、六天則是輕鬆的文化知性之行程。白川鄉合掌造集落,茅草屋頂的建構與早期台灣農村茅草屋相似。不同處在於其構造形狀以及規模。良以氣候不同,因地制宜。全聚落保留的七十餘間此合字型草屋,吸引眾多觀光遊客。走筆至此,對於日本人之商業頭腦以及文化保留兼顧不得不佩服,文化的保留兼創造商機,並行不悖。後遊之妻籠馬籠宿亦展現異曲同工。他如富士山在每一合目均有登山杖烙印收費等小地方,均可見其商業的頭腦。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終究必須曲終人散,大伙兒幾天下來的同甘共苦感情,表現在返台之前一夜。領隊徵得大家同意補費用在居酒屋用餐,體會一下日人夜生活的方式,把酒言歡,互道珍重,酒量不行的如晴媚小姐,仍然孚一大白〈聽說後來跑去廁所抓兔子〉;酒量好的如鄭博士、三位人民保母,當然更盡情的一乾而盡。連法官大人亦不例外,你敬我隨意,我回敬你乾杯,不覺中盤也空空,酒也空空,醺醺然,心中盈滿幾天的回憶,並期待有緣再相會。席間領隊宣稱523登山會正籌劃登東南亞最高峰─神山。有興趣者盍興乎來。
Tina是個愛旅行的人
決定要用雙腳走遍,用雙眼看盡世界山林
如果你有興趣,歡迎一起加入
晴媚
 
文章: 492
圖片: 3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12, 2004 12:21 pm

回到 快樂走在世界山脊上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